添加收藏 | 设置主页

 

浅议“众说纷纭”和独立审判

作者:严其云  发布时间:2014-03-13 11:13:52


【论文提要】近年来,随着我国社会的发展,公民的参与意识日益增强,再加上媒体市场化的深入,微博时代的到来,民意获得充分的表达,民众对社会事件的参与度也越来越高。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司法审判缺乏公开性,社会舆论对审判系统的监督力度不足的痼疾,但是一些重大案件中,司法审判因为民意和舆论的影响而出现变化,造成判决的不确定性,甚至出现“媒体审判“这一种说法。这也引发人们的另一种担忧,司法是不是真正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会不会受到社会舆论过多的干扰而不能达到独立审判。社会监督和独立审判二者都是宪法规定的权利,并不是东风压倒西风的关系,是可以相互促进的,因此在当前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背景下,认清二者之间的关系,从而兼顾社会舆论与独立审判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全文共计6330字)

【关键词】:社会舆论  独立审判  良性互动  法治社会

 

最近几年社会各界学者开始关注舆论媒体与司法之间的关系,一系列“公案”的出现,比如邓玉娇案、许霆案、肖志军案、药家鑫案、李昌奎案,更导致了舆论监督人民法院案件审判成为了一项公共话语。社会舆论对相关案件的关注体现了我国公民法律意识的不断提升,也在一定程度上宣传了社会法治纪律,但我们也应该看到在某些时候不当的舆论监督超越了其正常功能范围,干扰甚至越俎代庖参与到司法审判上来,出现所谓的“媒介审判”,这种现象不仅不利于社会稳定,更有损社会主义法律的权威性。因此,处理好舆论监督与我国人民法院独立审判的关系成为目前我国完善法治的一项艰巨任务。

一、 社会舆论和独立审判的定义

根据我国《宪法》的规定,独立审判是指人民法院依法独立行使职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就是说,独立审判的第一要义是人民法院在党的领导下行使审判职权时,依法独立自主地进行,排除一切不正当的、非法的干涉和控制。按照对此的理解,法院在审理案件中应该不受来自任何方面的影响和干涉,从而保障法官判决案件的公正性及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宪法、人民法院组织法及三大诉讼法也都明确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干涉。”这也是我国国家权力配置的基本特点。

所谓社会舆论,就是针对特定的现实客体,一定范围内的“多数人”基于一定的需要和利益,通过言语、非言语形式公开表达的态度、意见、要求、情绪,通过一定的传播途径,进行交流、碰撞、感染,整合而成的、具有强烈实践意向的表层集合意识,是“多数人”整体知觉和共同意志的外化。在我国诸多的监督机制中,社会舆论监督伴随着网络媒体的兴盛,凭借着其与公众利益的紧密联系,成为其中的中间力量,通过媒体的广泛报道披露社的社会纠纷、社会矛盾及不公现象,能够引起公众的的普遍关注,以此形成强大的舆论力量,从而对这些矛盾与不公得到纠正,体现社会追求公平和正义的价值取向。

二、社会舆论和独立审判的关系

独立审判与舆论监督二者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前者宣扬司法公正和社会正义,后者尊重和保障公民的知情权和言论自由,其强有力的监督更在督促司法公正,惩治司法腐败上具有积极意义。他们是相辅相成的,既有统一协调的一面,又有相互矛盾的一面。统一协调的一面主要体现在:

(一)在目标上是一致的,独立审判就是要求法官排除一切不正当的干涉和控制,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对案件作出公正的判决,伸张社会的公平正义。而舆论监督其社会功能也正是此,它汇聚社会公民的目光,形成强大的力量对社会失范行为进行纠正,也是为了社会的公平正义。

(二)司法审判需要舆论的监督,社会舆论对其监督也有其合理性。我国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人民以此来赋予法院独立审判权,但在赋予权力的同时,也规定对其一系列的监督机制,其中舆论监督是其中十分重要的一环,在如今科技迅速发展,人人都能成为记者的时代,这种监督力度也是空前强盛。而且社会监督司法审判是公民和媒体新闻自由的直接要求,新闻媒体及社会大众对司法审判活动进行采访、报道和评论实质上也是新闻媒体及公民在司法领域行使知晓、言论、出版、批评和建议等权利的直接体现。[1]作为司法机关有责任也有义务接受这种监督,将宪法,法律规定的公开审判制度落到实处。各类案件除国家机密,公民个人隐私,未成年人犯罪及法律另有规定的不予公开审理的外,一律实行公开审理制度,不允许“暗箱操作”。

(三)如果说判决是法官对特定案件事实的一种法律评价,那社会舆论则是通过对案件事实和审判行为的评价,间接参与了审判过程,有了这种参与,大大降低了法官司法专权的可能。[2] 在案件审判过程中,经办法官必然考虑社会舆论对案件的关注,从而在自己的判决过程中注重法律效果及社会效果的统一。

客观、理性的社会舆论对司法审判的正面作用毋庸置疑,不但在个案上有助于法官了解案件真相,也推动了我国法治建设的完善和发展,至今为止,社会舆论充分发挥其监督等社会功能对一些错判、误判案件起到纠正作用比如“赵作海案”,“叔侄强奸案”,但我们也应该清醒的认识到舆论监督是有其局限性的。特别是在它出现“情绪”的时候,对人民法院独立审判就会产生不利的影响。主要表现在:

1、二者对社会事件判断规则不同导致社会舆论对独立审判的干扰。司法审判对一个案件的判决依据是法律事实,而法律事实的形成有其严密的逻辑推理过程,它遵循无罪推定、罪刑法定、证据规则和程序正义等一系列法律制度,所以它并非客观事实,正如有学者提出“在诉讼中所再现的只能是法律意义上的事实,而并非原始状态的实际事实,审判上所能达到的只能是形式真实,而不可能是事实真实”。正由于此,司法审判对一个案件的判决,是在当事人所持有的证据基础上,还原事件,从而根据现今法律来确定当事人的权利义务。而社会民众是通过旁人传播,新闻媒体报道等间接方式来了解一个事件;对这件事件的判断则是根据自己的情感偏向、自己所持有的世界观、人生观及价值观;更有部分民众立场不够坚定的,被一些非理性的新闻媒所左右,基于此社会舆论对一个事件的判断带有非常强烈的感情色彩及非理性因素。这在一些社会影响大、当事人身份特殊的一些案件中表现的尤为明显。由此可以看出社会舆论更多的是站在道德层面而没有深入分析事件案情,而法官对网络,媒体关注的热点当然需要作一定的了解并谨慎处理,以免陷入负面舆论的漩涡,在这样的情况中,社会舆论对司法独立审判就形成干扰。在司法实践中,典型的案例如“药家鑫案”、“李双江儿子案”等等,都是法院迫于舆论压力作出的判决,这样的判决可以博得一时的大快人心,但它的公正性值得怀疑。这样的案例及教训其实并不罕见,因此一定要警惕因错误的或情绪化的舆论导向而强撑所谓的“舆论审判”。[3]

2、不合理的社会监督体制会减低人民对法律的信赖程度。[4]法治是依据法律来治理。法治实际上包含了许多层面的含义,它是指一种治国的方略、社会调控方式,法治是与人治相对立的一种治国方略。法治强调以法治国、法律至上,法律具有最高的地位。试想在我国逐步建立法治国家的进程中,社会公民对国家颁布的法律不信任,那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虽然现在我国司法强调公开性和群众的参与性,这也是我国司法制度进步的一个体现。但我们应该知道“无规矩不成方圆”,没有限制的自由不是真正的自由,最终只会导致社会秩序的混乱,社会的不稳定。如果我们法院在众说纷纭的社会舆论中,对案件的判断摇摆不定,没有自己的看法,甚至于被一些过激的言论所影响,且不说这种情况下做出来的判决是否公平正义,当就其对法律法规的态度,会让多少群众相信我国的法治之治国方略。法律的国家强制力,公信力何在。

3、在目前国家权力架构之下,一些案件强烈社会反响必然带来国家机关对审判机关的压力,甚至于干扰。我国是人民民主国家,国家权力来源于人民,受人民监督,对人民负责。基于此,如果一个案件引起巨大反响,引发广泛讨论,这必定会受到行政机关的关注,假如法院的判决,并不能符合民众心目中的期许,那么就有可能受到人大或行政机关的关注和监督。这些本都是无可厚非的,但部分机关及个人超过了其界限,将监督变为干扰。具体表现为现实中,一些行政部门以直接和间接方式干涉法院独立审判的情况时有发生,干涉的方式甚至表现为政府办公会否决法院判决的效力,有的省级政府公开致函最高人民法院干涉案件的判决。政府粗暴干涉人民法院审判独立,常常借用“保护国有资产”、 “维护社会稳定”之名。[5]另外近几年一些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在实践中创造的“个案监督”,所谓个案监督是指地方人大及其内设机构对通过各种途径获得的有重大社会影响的,在程序上被认为有错误的案件,按照不同的程序和方式进行干预,以纠正违法的活动。[6]这也是争议比较大的一种方式,笔者认为,独立审判就是不受任何外界力量的干预,人大支持司法工作,但不能在具体审判行为中对其进行干扰,过多的干涉和“纠正”必对司法公信力造成破坏,也对我国的法治建设造成危害。

4审判程序作为解决争议的最后一道程序,依此作出的生效判决具有确定性、权威性和终局性,而目前社会舆论对这个的冲击也越来越大。[7]审判机关对案件做出最终判决的过程中,对事实和证据进行反复论证,也有相关的法律法规作为依据,具有严密的逻辑性,而社会民众对案件的了解只是通过新闻媒体报道或者口口相传,不可能清楚案件的真实事实过程,具有片面性,法官在受到这方面的社会影响之后,会过多的考虑判决的“社会效果”,这个过程中可能就损害到法律的权威性,降低了司法裁判的公信力。

三、社会舆论和独立审判良性互动的探索

在我国社会舆论规范制度与独立审判制度自身的发展都还远未成熟,都处于探索与改革阶段,也出现了诸多问题,因此应妥善处理好它们之间的关系,化解它们之间的矛盾,放大其相辅相承的作用,达到双方的平衡,任重而道远。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一)规范社会舆论监督,特别加强对新闻媒体的引导和管理,合理界定其监督司法的限度。新闻媒体的自由和其它权力一样都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如果任其发挥必然走向反面。因此给这把“双刃剑”界定一个合理的限度。媒体介入司法应以促进司法公正审判和独立审判为目的,主要范围应包括:对司法机关内部建设及司法人员非职务行为的监督,对司法人员私自接见单方当事人,收受贿赂枉法裁判等违规行为进行调查和揭批;对干预司法机关独立审判的外部势力的监督;公正客观展示法院审判的过程;配合司法形势,积极从不同角度报道一些具有教育意义的典型案例。[8]同时新闻媒体在报道的时候应该规范自己的行为,做到不越界,任何时候都不能刊登具有攻击性的人身侮辱内容的报道。再者广大媒体人应该洁身自好,提升自己的职业素养,在客观公正的基础上行使自己的权利,客观实在的对案件进行报道,合理的行使法律赋予的监督权,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自由。

(二)广大一线司法人员应该加强自身独立人格的塑造,从主体能力方面为独立审判创造条件。培养自主意识,实行自我管理,最根本的是塑造独立的人格。只有拥有独立的人格,才能做到舍弃依赖、自主独立、自我管理。而作为司法工作者更应该做到这点,面对“众说纷纭”的社会舆论有自己的坚定立场,真正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枉法裁判,不弄虚作假,让法律的公平、公正之要义深入人心。笔者认为可从以下几点为司法人员独立人格的塑造创造条件:首先内部主体上,广大司法工作者应该加强学习,学习内容不局限于国家法律法规制度,更应该包括心理学、社会学及哲学等相关理论知识,只有内心的博学才能铸就自主的想法,不被外界所影响,为对案件做出公正的判决打下坚实的基础。其次外部条件上,提高法院、法官的地位,建立一个真正以审判机关为中心的司法制度,让法律被人们所敬畏,让法院为人们所信服;积极创造条件,改善和提高司法人员的待遇,让司法人员人格的独立有坚实的经济基础。

(三)审判机关应该加强信息的公开,与社会舆论保持有效沟通。各类案件除国家机密,公民个人隐私,未成年人犯罪及法律另有规定的不予公开审理的外,一律实行公开审理制度,这是我国法律规定的,也是人民法院应当给与公民的知情权,也只有给予充分的知情权,及时公布案件的审理信息,特别是对案件的判决要做到逻辑清晰、有理有据、有法可依,才能让广大群众信服法律,才能树立审判机关的公信力,这就要求各地法院应加强与相关新闻媒体的合作和沟通,积极探索司法审判与媒体宣传良性互动模式。譬如有条件的地方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及时对社会反响大的案件作出反应,为媒体提供权威性的信息,保持与公众的信息通畅,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引导社会舆论,推进法院审判资讯公开、透明,促进我国法治建设。

(四)作为审判机关应该正确对待来自人大及行政机关的监督。胡锦涛同志曾经提出:“政法机关的领导干部,既要懂政治,又要懂法治,坚决把对党负责、人民负责、对法律负责统一起来”“始终坚持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法律至上”等精辟论述,这给了我们以启示:法院的独立审判是在党的领导下进行。但这种领导,绝不是包办代替具体的审判业务工作,而主要是从方针政策上进行指导,监督法院正确依法办事;和从政治思想上领导,以保证法院审判工作的顺利进行。[9]而就法院内部来讲,自己要有关于法律和民意的判断力,对任何依仗权势、非法干涉审判活动的行为,应该坚决抵制。

(五)适当借鉴外国先进经验如陪审团制度来缓解社会舆论与独立审判的冲突。陪审团制度起源于英国,被广泛应用于英美法系国家,是国家审判机关吸收普通民众参与司法审判的制度设计。以美国为例,美国的陪审团有普通公民组成,他们自身也代表一定的民意。他们裁决案件的特色是“什么都考虑在内”他们会考虑法律之内的和法律之外的,正义的与非正义的,控辩双方的情况甚至“自然法”的因素。陪审团能够使法律规则保持机动灵活,它有权利修改,替换甚至避而不用法律规则,将“超国家”或者“非国家的”意识导入司法,以维护情理和公义,实现个案正义。[10]虽然我国也有人民陪审员制度,但在司法实践中并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实现真正意义的代表民意,所以可以借鉴陪审团制度来实现社会舆论与独立审判的统一。

结语

德国法官法第26条第1款规定:“法官只在不影响其独立性的范围内接受职务监督。”职务监督权仅仅局限于对法官特定行为方式的批评,以及请求或敦促该法官将来改变行为方式。“监督权不应试图以影响法官审判自由的方式为法官确定一种特定的工作方式”,监督权“所涉及到的只是一种一般性的批评”。这也许可以给我们提供借鉴。在我国现实条件下,要真正实现法治目标,加速立法固然重要,但是司法的问题看来比立法的问题更迫切需要解决。而其中社会舆论与独立审判之间的关系又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如果不妥善处理好它们之间的关系,法官欲运用司法权为社会创造一种公平的状态以满足市场经济法治建设的需要在事实上是不可能的。因此如何创立二者相互协调,相辅相成的关系必不可少,可以说,这也是我国步入法治社会的重要条件。



[1]翼建峰.论新闻媒体监督司法审判的正当性[J]:山西高等院校社会科学学报,2004(12)

[2]龚德永.关于独立审判与社会舆论关系的思考[J]:法商论坛,2012(第二卷)

[3]姚昱.独立审判与舆论监督的平衡[J]:政法建设,2011

[4]柴俊彦.为何要改判—浅谈社会舆论对我国司法审判的影响.[J].法学研究,2012

[5]张新宝.《对“人民法院独立审判”的全面理解》.源自法治讲堂.2012.(4)

[6]蔡定剑.人大个案监督的基本情况[J].人大研究,2004,(3

[7]龚德永.关于独立审判与社会舆论关系的思考[J]:法商论坛,2012(第二卷)

[8]闫申.规范舆论监督,保障司法独立[J]商品与质量:理论研究,201212

[9]详见张子培主编.《刑事诉讼法学》第83.群众出版社1987年版.

[10]孙笑侠、熊静波.判决与民意—兼比较考察中美法官如何对待民意[J].中国政法大学学报,20059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联系我们
地址:长乐市吴航路471号  邮编:350200  电话:0591-28922439  传真:0591-28200618  立案咨询:0591-28200638  
您是第 3867090 位访客